首頁 > 局勢 > 正文

空前的壓力面前,中國怎么辦?

時間:2019-08-05 21:17:46        來源:

 

 

近日美國國家安全領域新興高端智庫“新美國安全心”發布一份報告,題為《以自己的游戲規則打敗國人——有中國特色的抵消戰略》,該報告由美國國防部前副部長羅伯特-沃克(Robert O. Work)和前國防部資深雇員格蘭特(Greg Grant)撰寫。

報告回顧冷戰期間美軍憑借技術優勢“抵消”了蘇聯兵力規模方面的優勢,蘇聯最終在不可持續經濟發展模式壓力走向崩潰,而如今中國的技術能力正如經濟實力那般迅速增長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賽爾瓦(Paul Selva)上將去年警告說,中國軍隊將在2020年代初期在技術上與美國實現“對等”,并在2030年代超越美國。

這份報告稱,二十多年來,中國軍隊一直耐心地追蹤美軍動態,而對美國軍事科技優勢的顛覆可分為“三步走”,先是從1999年開始探尋挑戰美國技術領先優勢的路徑;第二階段是在制導武器戰場網絡作戰領域基本取得技術對等地位,在東亞大陸沿海對美軍的介入形威懾;第三階段是在尖端科技領域超越美國,從而自信地走出第一島鏈堡壘,迫使美軍退到第二島鏈甚至更遠處。

報告認為,中國對美軍的能力和戰法進行研究尋找薄弱環節,并發展遠程精確制導武器,還在人工智能領域投入巨資。報告還指出,中國可能擁有尚未揭秘的“黑色能力”(black capabilities),在爆發沖突時可對敵出其不意。報告提醒,美軍可能成為一個“蓄意、耐心和資源豐富的軍事科技抵消戰略的犧牲品”。

很顯然,這又是一份肆意煽動對華加強戰略競爭的報告。

貿易高科技延伸開來的對中國的全面圍堵,是霸權國家的鷹派勢力對中國全面崛起嚴重不適,是其重塑世界格局維護霸主地位的重大舉動,是與中國展開全局較量的前哨之戰。這場斗爭復雜性、艱巨性及其深遠影響恐怕將遠遠超過我們此前的預期。

正如有的學者指出的那樣,今年或是當代世界新百年的開局之年,從過去百年歷史進程來看,我們對美國霸權主義的新發展、新變化切不可掉以輕心!從長遠看,作為一個唯一在實戰動用核武器的國家,當它的霸權焦躁癥加劇,當它認定自身霸權即將陷入絕境之時,做困獸之斗、爆戰爭沖動的可能性將顯著增大!

可以說,在世界歷史新百年的初始階段,對我國和平崛起的最大挑戰,對世界和平發展的主要威脅,無疑就是美國。

無論國際風云如何變幻,無論圍堵遏制多么猛烈,無論霸凌主義多么猖獗,爭取并保證中華民族在預定時間內實現全面復興,是我們的最大利益綜合權衡當前利益與長遠利益,全面調動國內外一切可能的力量,盡最大努力挫敗美國阻止中國崛起的冒險圖謀,努力將矛盾爭端控制在有限范圍內,應當成為我們嚴守的界限,魚死網破的思維不可取,同歸于盡的沖動不能有,兩敗俱傷第三者得利的結局不是我們想要的。

空前的壓力面前,中國怎么辦?

這個選擇權其實不在美國手中,更不在美國反華鷹派群體手中,而是在我們中國人自己手中。當前世界變局與此前有根本不同:以前的變局,主要動力來源不是中國,也并非因中國而起,中國只是作為一個被動接受者;而當前的變局,主要動力是中國崛起以及其他國家對此的應對,500年來,中國首次成為世界變局的主要動力之源,也應成為解決問題方案提供方和力量來源方。

一張由《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雜志刊登的歷史地圖很有意思,它是根據歷史數據繪制的,展示了過去2000年來,人類全球經濟活動重心的移轉。什么力量把這個重心一直往東牽引?顯然就是中國的崛起,它是最大的一個牽引力量,這張圖預告了不久之后人類經濟活動重心將要回到19世紀初的歷史起點,甚至回到更早的歷史起點,也就是回歸到更悠久的歷史常態。而數千年中國歷史,中國作為天下的“重心”,這原本就是一個常態。

順應大勢,事在人為。未來二三十年,世界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的態勢不會改變,以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內部矛盾加劇與相互關系緊張的態勢不會改變,西方世界與羅斯相互敵視彼此擎肘的局面不會改變,國際戰略力量對比越發有利于新興市場國家的趨勢不會改變。

而中國已經揮出了大手筆。2013年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已在全球鋪開并廣為接受,各大項目相繼落地。中美經貿與科技摩擦在“一帶一路”提出五、六年后出現,可以說,正是“一帶一路”未雨綢繆地為中美摩擦開辟了“第二戰場”。對美國市場、資本、技術的依賴度的降低,需要增加向“第二戰場”的戰略轉移,以產生新的平衡和新的路徑,以這樣的視角看待“一帶一路”在全球化、在市場中的地位,才是更高瞻遠矚的卓識,這種“潛在的戰略價值無法用金衡量”。

年前,喬良少將就指出,“一帶一路”是跟美國戰略東移的一次對沖,一次背向對沖,當對手壓來,我們往西走,“既不是避讓你,也不是畏懼你,而是非常巧妙地化解你由東向我壓來的這種壓力”。

重大的效果已在顯現。海關統計,今年前5個月,我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12.1萬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長4.1%,貿易順差擴大45%。歐盟為我國第一大貿易伙伴,對歐貿易順差3695.1億元,擴大28.7%。東盟為我國第二大貿易伙伴,對東盟貿易順差1973.9億元,擴大53.7%。美國為第三大貿易伙伴,日本為第四大貿易伙伴。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合計進出口3.49萬億元,增長9%,高出全國整體增速4.9個百分點!

法國歷史學家托克維爾說過:“小國目標國民自由、富足、幸福生活,而大國則命定要創造偉大永恒同時承擔責任痛苦。”

泱泱中華,注定偉大!

其間風雨,勇者無懼!(文/綜合子非魚20190612)

特別鳴謝:

喬良,中美博弈下的中國大戰略選擇,中國為什么搞一帶一路,2015-04-25

于洪君,美國霸權形成與發展是當代世界百年進程的最大事件,《東北亞學刊》,2019-03

張家棟,“沉默大多數”仍能約束華盛頓環球時報2019-06-12

黃仁偉:“一帶一路”進入共建階段工筆畫十個微觀點,文匯報,2019-06-03

    閱讀下一篇

    航線千萬條,守法第一條,程序不規范

    用《流浪地球》里被廣泛演繹的交通提示詞,來形容最近“出事兒”的新西蘭一架航班,恐怕再適合不過。具體情況大家可能都